朝长空一跃

【池陆/震离】当大律师非要和男朋友住一起

OOC,有私设,是之前随便写过的一点(指路回响),就顺着往下想了点了,平平淡淡的小日常,吃穿用住行,琐碎又杂乱。

期待评论❤️

OOC都是我的,幸福都是他们的。

 

 

01

池震拖着行李箱子,拎着给陆妈妈买的补品,十分显眼的站在陆离家门口。

 

陆离死活不叫他妈妈给池震开门。

 

池震继续拍门:“陆离!你不让我进去我也不走!你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我又出什么问题了还是我...”

 

陆离不知道放任不管会发生什么,他唰的一下打开门,池震的巴掌差点拍到他脸上,陆离一把把穿着花衬衫的傻大个拽进来,门在他身后哐的合上。

 

陆妈妈见惯不怪,池震絮絮叨叨。

 

一箱箱补品放在客厅里,池震熟门熟路把行李箱拖进陆离房间,然后翻来覆去拿出来了拜托索菲给一诺买的小玩具。

 

陆离盯着玩具,抬头又看看池震:“说,说完走。”

 

池震翻个白眼:“怎么了!我不能和我男朋友住在一起了吗?”他喊来一诺,把精巧的小玩具交到她手里,又蹲下来摸摸她的头发。池震尤其喜欢一诺和她爸爸一样蓬松柔软的头发。

 

等一诺高高兴兴出了房间去找奶奶以后,池震开始一件件往外面拿自己的衣服,一边拿一边嘟囔:“我早跟阿姨说好了,哦不对,现在得叫妈。妈说你经常不着家,在外面又不会照顾自己,回家了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跟你住一起还能让你更活泼一点,我恨不得让你跟一诺一起去学校算了...”陆离根本不等他说完,他一巴掌打上池震后背,吓得他卷毛都颤了三颤。

 

“我不允许你来这住。”陆离严肃。

 

池震站直了:“为什么啊?”

 

陆离皱皱眉,其实也不怎么反感,就是池震之前没有和他说过,他有点别扭,对事情的控制欲不允许他的生活被突如其来的傻大个打乱。他支支吾吾:“我房间小,住不下,你太烦了。”

 

“那好说。”池震马上又低头,开始整理他刚拿出来的衣服,一件件放回箱子里。陆离疑惑,他感觉被耍了似的,二话不说跑来了,这架势是扭头又要走。他盯着池震收拾,等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池震放进去最后一件,合上箱子的锁扣,站起来一扯陆离,陆离跟着他被扯得一个趔趄,还没来得及挣脱了开骂,池震又一转头,陆离撞他身上,他飞速亲了亲陆离唇角。这招他百试不厌,通常这样一来陆离一愣,火气就能消掉一半。

 

“走走走,回我家,我家地方大。”

 

陆离出了房间,陆妈妈跟一诺坐在沙发上,一诺摆弄着小玩具,陆妈妈安静看书,对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

 

02

 

陆离有点别扭又不怎么抵抗,他跟着池震下了楼,池震知道他好面子,也不多说什么,他觉得这炸毛的猫咪肯跟自己走已经是万幸了。

 

张扬的小跑被停在小区停车场,陆离跟着他转来转去。

 

池震的小跑换了一辆,和之前嚣张的红不一样了,虽然依旧嚣张。他现在只勉强算顾问,酒吧夜店已经再次经营起来。这车去他那些会所倒是合适,但是陆离非常反感池震开着小跑来警局接他回家。

 

太高调了,大白天的,亮眼的停在路边,旁边通常还靠着一个看起来风流又倜傥的帅大叔。

 

陆离不得不承认,其实每当下班的时候看到这幅光景,难免会有些小骄傲,他恨不得周围的人都知道,这一片养眼的东西都是我的。但是每当鸡蛋仔笑嘻嘻的没大没小的调侃他们的时候,陆离又总是绷着脸瞪回去。

 

他们终于走到车前面,两人一个箱子愣在原地。

“好像没地方放箱子了...我来的时候就放在....”

 

陆离扭头就走。

 

池震紧赶了两步追上去:“哎等等等等,我打车,我打车,改天我再回来开。”

 

“你不能换辆实用低调的车吗,这小跑什么都放不了,市区又开不起来,除了好看一无是处。”池震赶紧顺他毛:“换换换,换好用的,有钱了咱就换,不急不急,我叫车。”

 

他一手拖着箱子,爬坡,另一手牵着陆离,左右空不出来拿手机,陆离看看他,手伸进他裤子口袋里去摸手机,摸了没两下池震就挣开了牵着他的那只手,隔着衣服按住陆离灵活的手指。

 

陆离抬头,池震歪着脑袋,眯眯眼睛笑起来。

 

陆离朝他胳膊上打了一巴掌,抽出手就自顾自往前走去,池震拿着手机,在后面紧紧跟了上来。

 

03

 

两个人到家的时候临近傍晚,外面天色都暗了下来,池震推门开灯,客厅暖黄色光芒亮起来的时候,陆离看见外面昏暗的街道也闪烁起了温暖明亮的颜色,星星点点,又连成一片,朦朦胧胧又坚定的铺洒在这个原本漆黑的城市上。

 

池震换鞋洗手,行李箱就放在一边,他先给陆离倒了杯水,保温壶估计效果一般,杯子里的水已经不是很热。池震脱了衬衫,换了件居家T恤,他走进厨房,也不问,架起锅开始烧水。

 

陆离蹬掉鞋子,从鞋柜里拿出双拖鞋换上,毫不客气地摊上沙发。

 

池震蛮会享受,几乎是摆设用的沙发也和床一般柔软,陆离深深的陷在里面,仿佛被棉花或者是云朵包围,人造光束毫不遮掩的洒向他,他盯着沙发对面米白色的墙面发呆。

 

又是连轴转了好一阵子,陆离迷迷瞪瞪,缩在沙发里面眨眨眼,头一仰,最终还是靠在舒适的软垫上睡沉了。

 

池震从厨房往外面看了一眼,菜切到一半,洗了手出来给他盖毯子。

 

等他把一切都收拾好了,两碗热气腾腾的肉丝面端上桌来,池震跑到陆离旁边喊他。陆离估计是真的累了,又或者是环境实在太过安逸了,一时都没有清醒过来,他还懵着,池震亲了亲他鼻尖,把他拽起来。

 

陆离坐上桌才清醒了,香气四溢的面就在他面前诱惑他,池震并不很擅长厨艺,也就几道家常拿得出手,偶尔炫技也做不出什么新花样,前十几年自己糊弄自己,之后总是要好好生活。

 

陆离喝口汤,不说话就默默的开始吃。

 

“看你瘦的。”池震吃了两口,又把自己碗里的肉丝夹过去给他一些“之前勉强还有点肉,怎么养不胖呢。”池震闷声,他自己肚子上的肉一摸一团,早些年自封的绝美身材早不知被他吃到了哪去。

 

陆离没理他,一口一口吃。池震太久太久没有给他做饭,他第一次吃池大厨的饭,似乎已经是几年前,两个人讨论案子讨论到他家里去,深夜饿了剪刀石头布把他坑进厨房。

 

陆离最后喝的汤都不剩,还主动接过了池震递过来的碗拿去厨房刷了,他似乎是真的累,疲惫以后看起来总会很低沉,陆离懒得说话,沉默着刷碗,池震也不去帮他,他把箱子拉回卧室,又开始收拾东西。

 

冰凉的水冲在白瓷碗上,陆离想起来他们第一次一起吃饭似乎也是这样,池震说什么都不愿洗碗,陆离嫌弃他,两个人再次剪刀石头布,最后陆离愤愤的端着脏碗进了厨房。

 

两个人孩子似的,一个不是什么队长,一个不是什么律师。只是一个做饭一个洗碗,然后闹一闹,又在困倦与疲惫中睡去。

 

04

 

陆离擦干手钻进卧室,刚才小憩的那一会儿根本不够用,他恨不得赶紧洗澡睡觉。下午走的随意,什么都没拿,内裤睡衣都没有,他去翻池震刚整理好的衣柜,刚打开就发现一侧已经摆好了一叠衣服,黑色的纯棉睡衣裤放在一起,下面摆好白色的浴巾。

 

陆离拿起来,顺便看了一下池震的衣柜。

 

池震衣柜可以分为三个部分,正装,在法庭上或者去店里穿的。常服,平时休息闲逛的时候穿的。还有些舒适的T恤什么,在家里窝着穿。领带皮带另外放在一侧,陆离扒拉了两下,衣柜里有男女士香水混在一起的味道,他明白这是池震偶尔去场子里带回来的他手下姑娘们昂贵的香水味道,说不上难闻,但他并不喜欢。陆离扯出来两件池震的睡衣放在床上,又想把他居家的衣服全都扔出来,池震看见了,过来赶紧制止:“你这又是闹哪出啊,明天我们回去收拾好吧,有放你衣服的地方,咱不急...”

 

“不是。”

 

“啊?”池震懵,陆离拿起来池震给他准备的睡衣:“就是不想让睡衣蹭上味儿。”他说这话没过脑子,完全是一时嘴快就讲出来了。

 

“嗯?”池震思索了一会儿,等陆离走进浴室了,这才多多少少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觉得陆离这样实在可爱,就顺着他意思把在家里穿的衣服都归到了另一个柜子里。

 

陆离洗完以后拿起衣服,内裤是新的,睡衣偏肥一点,他好像套了个毯子一样,黑色的布料衬得他更白些,他本就是晒不黑的皮肤,浴室里温热的水汽闷得他脸颊皮肤又泛了层粉色,他开开窗,站在洗手台前吹头发,等浑身清爽了才推门出去。

 

池震躺在床上刷手机,陆离把浴巾随手搭在椅子上,掀了被子就躺进去。他刚刚还困,冲了澡反而精神了一些,在被窝里翻来覆去。池震看他折腾了一会都睡不着,放下手机调暗了床头灯,也跟着躺了下去。

 

他环着陆离腰,额头几乎抵上对方的,陆离终于不动了,迷迷茫茫又困起来。他靠在池震怀里,周遭都是池震的味道。

 

池震轻轻拍他,和哄一诺的手法一样。陆离挣扎着又问出困惑了半天的问题:“你什么时候搞定我妈的?”

 

池震一愣,这个问题太突然,他笑笑:“第一次去你家吃饭之后,你太迟钝了,阿姨..妈比你明白的多。”他拥着陆离的手往上滑,顺了顺他脖子后面的碎发,又抬起头来轻轻亲了一下陆离的额头“睡吧,晚安”

 

“晚安。”

 

End

评论(5)
热度(74)
© 北桥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