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长空一跃

许先生

许先生短暂的一生

许先生三十二岁了,今天其实是他三十三岁的生日。
他现在站在小区楼上,二十二层最高楼顶天台,吹着冷风,衬衫塞在腰带里,外面大衣看起来挺厚,但是毕竟抵不住晚上的冷风。

许先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跳下去。

二十二层跳下去可能会摔成肉泥,他不知道血会溅多远,但是总归是不好看的。许先生有点犹豫,他靠着栏杆,点了根烟,一边又想自己站在这儿的原因。
风吹的他比较清醒,他想起来,是因为自己活的太玄幻了。

许先生平平凡凡的出生,长大,到他高中之前,都是万千孩子中普普通通的一人,他学习,玩耍,成长,过着不能再普通,不能再规矩的生活。那时候什么都不懂,觉得这样就不错了,和其他人一样恋爱工作结婚生...

[唐毒] 雕琢

日常小脑洞,随便存一下,他俩有后续也写好了但是不一定发不发…
没话说了
就这样…

小屋子里就坐着唐惟安,大人们都早早睡了,曲无澜睡得更早,估计已经是沉入梦乡。
其实唐惟安也该早睡的,但是他偷偷爬起来,偷偷穿过卧房,溜到打造暗器的小库房。期间被师姐师兄发现过好几次,倒是都不怎么管,训斥两句就让他自己作去。
他在打银器。
小手刚刚抡得起来小些的锤子,用的还是大人们用不到的丢在一边的银料,他甚至一开始还伤了手,骗爹娘是爬山摔的。
隔得老远的卧房里安安静静,他在这边叮铃哐啷掀房顶。
结果还是做不成形,是一个巡逻师姐帮他打出来基本样子。再把两个银制小坠子给他,好奇的问上两句。
“惟安啊,你做这耳环是要...

已经对发不出清晰的图片这件事产生阴影。

然而lof就能给我天大的安慰。

还是稍微放一下吧

艳俗爱情故事

犯个病吧,诚邀病友一起来。
下面↓

妖艳贱货上学那会儿,还并不是个妖艳贱货,而是个热血男青年。

由于妖艳贱货写起来太麻烦,以下我们统称其为小艳。

小艳那时候的舍友是个正直男同学,为人正直,谈恋爱尤其弯。

小艳知道男同学那些事儿,他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还主动帮男同学追男朋友,在小艳帮助下,男同学找对象一找一个准。

有天小艳打完球抄近路回宿舍洗澡,看见男同学和他小男朋友在小树林里酱酱酿酿,他吓一跳,默默停在一边看了看。

男同学的唇从小男朋友的眼睛吻到下巴,一手还扣在男朋友的腰上,小艳甚至能看见两个人双唇分离时扯出的银丝。

小艳一燥,扭头跑了。

小艳从那时开始更加关注男同学的生活,然...

小饭店的招牌菜是羊肉串。

饭店老板姓苏,家里祖传了羊肉串的调味配方,好几十年十年过去,竟没有一人能偷学得来手艺,倒也使自家小饭店名号一直响亮亮。

苏老板的店靠羊肉串闻名,对羊肉的要求就理所当然的极其严格,他找了块好地租下,自己建了养殖场养一些羊,也会定期收购来羊肉。

有天苏老板出门溜达,回来就见自家傻手下收来的一批待宰的羊里,混着只小羊崽子,一小团缩在羊群里,毛也灰扑扑的,瞪着眼睛到处看。

苏老板小时候跟家里人一起放羊,小孩子不招惹大羊,净是抱着些小羊摸来摸去。

他看的突然有点心痒痒,紧跟着就觉得手也痒痒。

苏老板想,反正是自家买回来的羊,杀了还是养着不都一样嘛!

于是他就抱着小...

假装今天还是七夕。

是在老师讲大课的时候避免自己犯困才裁了纸画的,纸片很毛躁,字也没好好写,课也没听成……

但是画了组图啊好开心!

[楼诚] 衔哀致诚


明楼最近瘦了不少。

衬衫披到身上竟有种松松垮垮的感觉,裤子也不会紧绷在腿上,做什么都方便了许多。
也许是工作的事务突然多了起来,也许是奔来跑去的情况变得频繁,又或者是吃的少了。
大概是吃的少了吧,明楼想。工作再忙也还不会让他清瘦下来,明楼曾深有感触。明诚总会在他忙的时候给他做宵夜,几周下来反而又会胖上一圈。

宵夜,也不过是些小吃食,明诚有时会给他端来面包牛奶,硬生生把早餐当做晚饭,有时候也会弄些干果水果来,都切好了去皮去壳摆在盘子里,排成排等着明长官宠幸。如果晚餐不够丰盛,明诚也会去下碗面,汤面上飘着几片菜叶,翻到底下来可能还会有个荷包蛋。但这总是少数,明诚一边责备他胖,一边给他失望后的小惊喜...

[杜方] 纸条

上次一发BE收到的评论和喜欢都超出自己预料了好开心!!!评论里有个小天使想看HE,就写了一篇,可以当做是上一篇之前的故事。
依旧ooc了!写的自己都有点别扭,好像比上一篇还要严重!!但这些都是我的!ooc都是我的锅!!
小私心想要评论…

蝉吱呀吱呀叫个不停,太阳落了一半了,空气温度却丝毫没有变化。
方孟韦站在门口,跟在方步亭后头,接着他介绍的顺序挨个儿问候。
肥大的衬衫围着他,小细胳膊在袖子里晃晃当当,他倒是不觉得热一般,身上几乎一点汗都没出,眼睫毛乖顺的垂下来,不该说的话一句不说。整个会场,除了和人招呼,也没有他该说的话了。

方孟韦终究还是不习惯这有些热闹的场合,他一个人在家常是安安...

[杜方] 荷花

时间线混乱,语言也一样,所有ooc都是我的,美好的都是他们的,谢谢谢谢。

方孟韦清闲下来,终于在自己屋里站定,他从书柜里翻出本书来,又铺好了纸。
诗他并不能都看懂,但他一直在尝试明白这些语言,这些生长在这块土地上的东西。他学写中文,一些常见的,他已经能写的好看了。
钢笔晾在半空中许久,方孟韦在纸上写下第一个笔画,看不清楚,他就又重新描了一遍。
他写道,吾友。然后又停在那里。

书里夹了三页纸,字迹毫无章法可言,甚至可以说是凌乱无比,但是方孟韦每一个字都认得明白。
吾妻孟韦。

杜见锋待的地方不宁静,是个成天都可以和子弹炮火打交道的地方。
半月往来一封书信是他们两月前的约定,...

1 2 3
© 北桥鹰 | Powered by LOFTER